<blockquote id="nf45hj"><thead id="nf45hj"></thead><q id="nf45hj"></q></blockquote><kbd id="nf45hj"><code id="nf45hj"></code><dfn id="nf45hj"></dfn><tfoot id="nf45hj"></tfoot></kbd><noframes id="nf45hj"><dfn id="nf45hj"></dfn><form id="nf45hj"></form><label id="nf45hj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山東體彩-血色彼岸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狗就不同了,它不但會看家,還會捉老鼠,本領一點也不比貓少,而且它還會自己到外面解決大小便問題,不需要別人的操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點十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物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卷軸簾就被緩緩地拉下,一幅雄偉壯麗的中國版圖就這麽展現在了眼前。粗細不一的線條交錯在一起,顔色各異的版塊仿佛是一朵朵豔麗的鮮花。那一望無際的田野,富麗多姿的山峰,星羅棋布的湖泊,縱橫交錯的鐵路,無不給山東體彩以美的熏陶和愛的力量。氣勢磅礴的青藏高原,山清水秀的四川盆地,遼闊坦蕩的華北高原,寬谷低丘的東南丘陵,面對著祖國的版圖,心中不由得燃起一種莫名的感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光在偌大的版圖上遊走,尋西望去,目光定格在祖國西部的一塊領域——新疆維吾爾自治區。忽的想到,在新疆生活著一群豁達樂觀的維吾爾族人,他們的主食便是衆所周知的美味“大餅”——烤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馕與我們漢族的燒餅相比,不僅形態相似,連做法都是差不多的。維吾爾族人們家家門前都有一個馕坑(吐努爾),把馕就放在裏面烤制而成。馕有著不同的形態,它們大小不一,有的大如車蓋,有的則小于手掌:最大的馕爲“艾曼克”(片馕),直徑足足有四五十厘米,是馕中之王,最厚的馕是“格爾德”(窩窩馕),中間有個“窩”,樣子小巧可愛,令人食欲大增,還有肉馕、油馕、甜馕,都形態各異,別具特色。馕一烤熟,那可是香飄十裏,散發著及其誘人的香氣,鮮味、辣味四散開來,垂涎欲滴,聞著都十分滿足。淡黃色的餅上刷上紅紅綠綠的肉醬,誘人極了!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,麻麻的,香香的,辣辣的,外酥內脆,趁著滾燙十分大快朵頤,香酥可口,那滋味令人流連無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馕是維吾爾族人特有的美食,那獨特的烘培方式,那悠遠綿長的曆史,那美好夢幻的傳說,都成爲新疆的一大特色。這是我們中國的民族文化,別具一格的美食風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順著版圖的東北方看去,一顆閃亮的明星點綴在城市之間,我眯上眼,定睛一看。咦?這不正是祖國的首都——北京嗎?“北京烤鴨可是北京的一大特色……”我小聲嘀咕著,看著祖國版圖上的首都,饞得真是“口水直流三千尺”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體態豐滿的鴨子上泛著油香味兒,那獨特的果木香,平淡雅致而不失芳華,直撲入鼻內,誘人無比。油光煥發的看相真令人垂涎三尺,紅豔豔的皮,黃燦燦的肉,豐盈飽滿,不失光澤。拾一片脆皮鴨肉,搭配上香脆可口的花生和一碗色澤紅豔的醬汁、綠油油的香菜,包裹在白嫩的荷葉餅中。輕咬上一口,外焦裏脆,酥酥的,麻麻的,酸甜可口,美味十分,不由得接二連三地品嘗下去,沉浸在一片綿想之中,仿佛不是在品嘗美食,而是在欣賞一件特色的藝術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烤鴨,是北京著名的菜式,它以色澤紅豔,肉質細嫩,味道醇厚,肥而不膩的特色,被譽爲“天下美味”而馳名中外。它代表了中國的一大特色,因它悠久的曆史,也是中國特有的文化傳承。舌尖上的中國,因它而聞名,因它而驕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國家都有每個國家的特色,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民俗文化,它們都是這個國家的象征,我第一次俯瞰著祖國的版圖,心中感慨萬千,熱血在胸膛中流淌。我驕傲!我自豪!我是中國人!我是龍的傳人,我是炎黃子孫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世界的東方永遠屹立著一直雄雞,它正在迎風引吭,永遠,永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藤漫過牆頭,浸漬了整個秋季的華美。血一般的鮮紅在天邊暈染開,嬌豔的蓓蕾和著風暗夜裏起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,是她顔色,開得妖娆,開得妖冶,花開成群,悲傷成群。如火,如荼,如血,如毒。她是冥界路上,黃泉路上,唯一的風景,冥界唯一的引魂之花——彼岸……曼珠沙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什麽原因使它盛開在這裏。看到它伸出的如手朝天的花瓣,莫名其妙地又一次心痛了。這些花盛開著,鋪在這條通向遠方的路上。那些幸運或是不幸的人通過了忘川,踏在彼岸花上,去到那個我看不到的地方。這樣不祥如血綻放的花,卻妖豔絕倫,無與倫比,令世間之萬物皆黯然失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輕觸碰,那花瓣,脆弱得一碰就落,卻因此而美麗無比。也許是因爲她傾瀉著如血的熱情,摻拌進些許無措與惶恐,殘酷而頹廢,如雨般飄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昏,最後一抹夕陽即將消逝。彼岸花鮮血般蔓延到每一個角落;如同彼岸花烈火般燃盡了所有希望。她成了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,綻放出妖異濃豔觸目驚心的赤紅,人就踏著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。我在想,這樣的美爲何會盛放在忘川河畔,爲何成了死亡之花。一朵花實在淒慘,兩朵花也許美麗,而大片的曼珠沙華是無望的悲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岸的花靜靜地綻放著高貴與清雅,逝去的人兒只能默默哀歎。通往地獄的路上,看到漫天的荼靡,心如同撕裂般疼痛。她在告訴你,你的財富,你的情感,你的記憶,還有你的生命,你一切的一切,過了眼前這條河,便將不複存在了。花開彼岸,忘川水阻隔了那看似觸手可及的花朵,黑色像燃盡了的灰,紅色像掙紮著不肯熄滅的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天有無數次的,擺渡的船來回;有無數次的,人們沿著彼岸花的光走下去,將今生的所有抛棄,像燃成灰燼一般消失在紅與黑交界的地方。生命,華美如彼岸花血色的怒放,如夢,如幻。充滿悲傷的回憶。原來,世間的一切,風吹走了,就沒有了。心中淡淡流轉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然是無處躲藏的憂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冷月沉墜,習慣了牽起黑暗的羽衣,流莺嘶啞著聲音淒厲的飛過,終在月下迷失方向。那些開放在月光裏的翅膀,彷惶又孤寂,她們疲憊的張望著,茫茫的星空裏,容不了斷翅的夢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冰,由水結成,終有一天能被春天融化,成爲清澈無比的生命之泉。葉,隨風飄落,終有一天會落在大地上,繼續守護那些新生命。花,綻放著淒涼,蘊藏著悲傷,凋零著輪回的希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曼珠啊曼珠,淒淒秋分又見你妖冶容顔,你在訴說什麽,你在哀怨什麽?是怨生命太過短暫,時光匆匆流逝,只一瞬便鬥轉星移,還是怨世人不懂珍惜美好,失去才恍然明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從世界的此岸來,到這世界的彼岸,偶然中的無數插曲,是不知顔色的光陰歲月和不知味道的愛恨情仇,最後都成了必然滑過的影子。這繁華塵世的一切,我們總有一天會失去,穿過擁擠的人群,在燈火闌珊處可以尋到生命的方向和出口,把芬芳留給年華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清迷霧中的曙光,珍惜身邊的美好,才是最重要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曼珠沙華,于彼岸,心于此,只見花,不見葉。摘下一朵彼岸,小心翼翼,就讓她承載我們哀傷的回憶,順流或逆流而下,遠去,遠去……當繁花褪盡,烈火成冰,山東體彩們才能平靜,靜待齊天壽命,靜待山崩海嘯,殘陽月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,海角天涯,聽見,土壤萌芽,看到,葉自飄零,花開荼靡,花事了……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